北张网
 
当前位置: 北张网>社会>列车惊魂!一名乘客死在包厢里,被刺了12刀
发布日期:2019-11-08 18:37:22 浏览次数:3224

随着假期的临近,工作场所的许多人都赶回家度假。

我相信你已经预见到高速公路和拥挤的地铁会出现一波巨大的交通堵塞。在回家的路上,你是坐公共汽车、地铁、高铁还是火车?

为了减轻你等待公共汽车的焦虑和交通堵塞时的不耐烦,最好在书中找到精神上的平静,逃离拥挤的城市。

在路上阅读给我们带来了英国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经典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

当赫卡尔·波洛踏上开往伊斯坦布尔的火车时,已经快早上5点了。这真是一个尴尬的时刻。天气太冷了。如果他没有被邀请去叙利亚破案,而是更喜欢舒适的生活,他怎么能在这个严冬旅行呢?

波洛旅途劳累时很早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当他醒来准备在餐车里吃饭时,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金发碧眼的英国女孩。从她的衣着来看,她可能是家庭教师。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进了餐车。他又高又直,看上去像军人,皮肤黝黑。不用说,他一定是在印度服役的军官。

这两个英国人相遇并开始互相问候。

"你好,玛丽·德贝汉小姐."

"早上好,阿巴斯诺特上校."

他们按照英语习惯谨慎地交谈,似乎刚刚认识。

然而,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波洛正在站台上散步,这时他看到德贝汉小姐和上校站在暗处窃窃私语。

“玛丽……”上校在讲话。

“不,现在不行,等到一切都结束……”黛比汉小姐打断了他。

“这两个人真奇怪。”波洛摇摇头离开了。

第二天,出于某种原因,火车突然抛锚,没有动。波洛想问,但他遇到了德贝汉小姐。波洛对她焦虑的态度印象深刻。

波洛问道,“小姐,你赶时间吗?”

“是的!当他们到达伊斯坦布尔时,他们仍然必须乘坐东方快车去伦敦。”波洛看到,当她说话时,她的手一直在颤抖。

波洛又问,“这对你很重要吗,小姐?”

“是的,非常重要。我,我必须赶上那辆公共汽车。”她结结巴巴地说。然后她匆匆离去,显然是在找上校。

然而,黛比汉小姐的担心是多余的。火车很快就开了,顺利到达伊斯坦布尔。

波洛下了火车,一到旅馆就收到一封电报:“伦敦有一个案子。”波洛不情愿地走到酒店的前台,请人给他订一张东方快车的头等舱机票。

“哎哟!波洛先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种熟悉的语气从后面传来。波洛回头看了看。原来他是比利时的老熟人伯克先生,现在是东方快车的董事。碰巧他也要乘东方快车旅行。正待上菜时,两人在酒店的餐厅坐下。

波洛注意到餐厅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看起来很讨人喜欢。他的两侧是一位秃顶的绅士,有一张和蔼的脸和一副可怜的表情。

当波洛吃完饭回到前台时,他被告知头等舱的票都卖完了,除了为公司董事保留的一号车。真奇怪!这么冷的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旅行?

鲍克先生问售票员,“大家都在吗?”

"没有,哈里斯先生预订了7号包厢的上铺,他还没有来."

鲍克先生转向波洛说,“亲爱的波洛,去7号包厢。哈里斯先生来的时候,我们会为他安排的。”

就这样,波洛和伯克同时登上了东方快车。

盒子7是一个双层盒子。当波洛推门进来时,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也就是餐馆里那个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年轻人。他介绍自己是赫克托·麦昆,一个美国人,是这位绅士的秘书。寒暄过后,波洛舒服地躺下。但哈里斯先生从未来过。

9点钟,东方快车驶离站台,驶向大西洋。

第二天中午,波洛起身和伯克先生一起去了餐车。餐车里挤满了人,波洛发现这些人显然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身份。尤其是那边的三个人,一个身材魁梧,讲英语带有意大利口音。另一个人不高,有良好的礼貌,而且一定受过良好的仆人训练。还有一个带着美国口音的男人,穿着花哨的衣服,典型的美国人。

在那边的角落里坐着一位老妇人,她看起来很抱歉。她的衣服非常奢华。显然,她是著名的德拉戈·米洛夫公爵夫人,社交圈的名人。另一张桌子上是玛丽·德贝汉。两个女人坐在她旁边,一个金发碧眼,一张温柔的脸。另一位自称哈罗德夫人的美国老年妇女大声而无休止地说话。

波洛发现,阿巴斯诺特的更正正盯着玛丽·德贝汉。哦,那边还有一张桌子,坐着一个女仆,一脸凝重和僵硬,看起来像个德国人,她身后坐着一对男女,男人又高又帅,女人二十出头,长相不错,真是个美人。

"这两个人来自匈牙利大使馆。"鲍克先生指着那对男女说,“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妇,不是吗?”

波洛点了点头。他突然发现餐车里还有另外两个人,波洛的室友麦昆和他在酒店遇到的那位绅士。餐厅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桌子后,这位绅士走到波洛面前,自我介绍道:“我是莱赫。现在,我有幸和波洛侦探说话吗?”

波洛又点点头。

“很好。波洛先生,我们美国人不喜欢胡说八道。我有很多钱,一旦人们有钱,他们通常会有敌人。现在,敌人在我身边,我要你保护我的安全。”瑞秋拔出手枪,在波洛面前挥舞。“两万美元,成交吗?”

波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不!如果你想问为什么,老实说,我只是不喜欢你的脸。”

说完,他离开了餐车。

那天晚上8点多,火车抵达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波洛踱上讲台,天气越来越冷,此刻下着大雪。站了一会儿后,他转身回到马车上,却发现他的行李已经被移到了1号包厢。起初,鲍克先生把盒子1交给波洛,然后搬到另一个隔间,说他想要和平。

果然,车里的每个人都在说闲话,除了隔壁2号包厢的波洛和莱赫。波洛显然不想和那个讨厌的北方佬说话,很快就睡着了。

在他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一声呻吟,突然把他吵醒了,就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与此同时,一个急促的铃声响了。

波洛下了床,打开了门。售票员正在敲隔壁莱赫的门。里面没有动静。售票员第二次敲门,最后隔壁阳台传来一个法语声音:“没什么,我弄错了。”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波洛回到床上,看了看手表。几乎是23分。会后,隔壁阳台传来“咔嗒”一声,好像有人打开了水龙头。波洛感到口渴。他按铃,准备喝一瓶矿泉水。但与此同时,有人按了门铃。售票员敲了敲离波洛不远的一个盒子的门。

原来是哈罗德夫人。她接过售票员,聊了很长时间。售票员过了一会儿才来。

“她说她盒子里只有一个男人!这怎么可能?”售票员给波洛端来了水,说道,“对了,先生,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雪太大了。火车现在已经停了。我们仍在南斯拉夫。”

波洛喝完了水,只是躺了几分钟,“砰”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他的箱子门上。波洛跳起来,打开门向外看去。那里没有人。在他右边的走廊里,有一个穿着鲜红色睡衣的女人,走得越来越远。另一边,售票员坐在他的小椅子上,开着账户。剩下的就是一片死寂。

"看来我的神经有点问题。"波洛对自己说,然后回到床上。这次,他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大雪继续下,火车没有启动。

将近中午时,一名售票员来到波洛面前,说包克先生邀请了他。当鲍克先生说话的时候,他说,“亲爱的波洛,你隔壁盒子里的莱切特先生被杀了。”附近的康斯坦丁医生记下了这句话:“今天早上,莱赫特的仆人敲了敲他的房间,但他没有回答。等到每个人都开门看一看。Reichert死了。他身上有12处刀伤。此外,他的窗户大开着,凶手似乎从窗户逃走了。但我在雪地上没有看到一个脚印。”

售票员说,“一定是个女人。只有当女人杀人时,她们才能那样发泄。”

医生立即反驳他:“这还不确定。说到这里,这十二把刀是不科学的。有些似乎被随意抓伤,只伤到表皮,而另一些则刺穿韧带。只有强壮的人才能做这件事。波洛先生,你是个侦探。你觉得怎么样?”

波洛问道:“昨晚发生谋杀的车厢里还有其他人吗?”

售票员回答说:“不可能。晚饭后,车被锁上了。此外,我们被大雪困在这个荒凉的地方,没有人能下车!”

波洛说:“打电话给瑞秋的秘书麦昆。另外,我希望把所有护照都带上马车。”

麦昆很快就来了,波洛问道,“麦昆,你的主人,赖切特先生,已经被杀了,你知道吗?”

麦昆说:“看来他们最终杀了他。一年多前,我成了主持人的秘书。几个月内,有人开始给他写恐吓信。主人很害怕,开始周游世界,但是他只会说英语,所以他带我去做他的翻译。然而,不管他去哪里,他都能收到恐吓信。说实话,主人平时很和蔼。我不知道谁对他恨之入骨。”根据麦昆的声明,他最后一次见到瑞秋是在昨晚10点多。瑞秋命令他做些生意。

在第二个箱子里,瑞秋的尸体仰面躺着,身上布满了伤疤。医生推测死亡时间在凌晨0点到2点之间。

波洛仔细看了看伤口。他发现其中一些只是轻微擦伤,而另一些很深。有趣的是,其中一处伤口很深,几乎戳进骨头,但没有血流。这表明莱赫用刀时已经死了很长时间。

有不止一个奇怪的地方,一把小刀刺伤了他的右臂根部。如果一个人用右手拿刀,他甚至不能到达这个位置。换句话说,刀子是用左手刺伤的。这是怎么发生的?

更奇怪的是雷切尔的枕头下有一支手枪。他被暗杀时为什么不开枪?

他旁边的医生确实做了解释。他从旁边拿起一个杯子闻了闻:“他给某人下药了。”

波洛点点头,环视了一下整个车厢。桌子上有一些烧焦的纸,一个烟灰缸和两根火柴。这两场比赛是不同的,一场是方形的,另一场是圆形的。波洛在赖歇尔的衣服里发现了一包圆头火柴。这个方头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房间里只有这些吗?突然间,波洛发现地上有一块手帕,做工精致,上面绣着字母H。后来,他找到了另一条金属带来疏通他的管道。

显然这不是瑞秋的。他身上既没有烟草也没有烟斗。

这时医生说,“对了,波洛先生,莱斯特睡衣的口袋里有一块金表。我今天检查他时发现了它。我忘了告诉你!”金表被敲扁了,时针停留在1: 15。这是谋杀的时间吗?

要实现葬礼,请点击下面的音频栏“百部文学经典精读”,找到本书的音频节目。插上耳机听听。~旅途愉快~

编辑|梁山

排版|梁山

路上阅读:一位来自世界著名大学的医生在30分钟内精读一本好书。

湖北快3投注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app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随机新闻